首页>文章中心>新闻>中央部委接连“立规” 平台经济新一轮反垄断大幕开启

中央部委接连“立规” 平台经济新一轮反垄断大幕开启

发布时间:2021-03-18 点击数:134

中央部委接连“立规” 执法屡现顶格罚单

  平台经济新一轮反垄断大幕开启

  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日前召开,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成为重要议题。“从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的战略高度出发”“坚持发展和规范并重”……此次会议对于平台经济的“把脉”“立规”释放重要信号,引发业内高度关注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近段时间,平台经济强监管信号持续释放。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、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相关部门频频发声,围绕平台经济接连出台多个配套文件,反垄断执法机构也密集“亮剑”,屡屡开出顶格罚单。业内指出,推动平台经济健康发展,鼓励创新和加强监管不可偏废,作为关键发力点,强化反垄断仍是重头戏,包括加快修订反垄断法等在内的多项重要举措有望密集落地。

  去年末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 “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”,并对平台企业依法规范发展作出明确部署。平台经济新一轮反垄断大幕自此开启。

  今年以来,平台经济强监管信号持续释放。年初印发的《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行动方案》,明确加强平台经济、共享经济等新业态领域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规制。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、增强国际竞争力,同时要依法规范发展。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,坚决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环境。

  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重点研究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问题,从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的战略高度出发,释放了发展和规范并重、加强平台各市场主体权益保护、金融活动要全部纳入金融监管、为高质量发展和高品质生活服务等重磅信号。会议特别强调“促进公平竞争,反对垄断,防止资本无序扩张”,进一步明确要“提升监管能力和水平,优化监管框架,实现事前事中事后全链条监管,充实反垄断监管力量,增强监管权威性”。

 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,我国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,加快构建高标准市场体系,不仅在于营造良好的公平竞争氛围,更要构建服务消费者的良性市场竞争政策,避免平台利用市场支配地位威胁消费者权益和扭曲市场。把平台经济健康发展作为重点任务,凸现我国在竞争政策方面迈出坚实步伐。将平台经济作为反垄断的发力点,完善反垄断规则制度,有利于推动平台经济更好走在规范健康发展轨道上。

  近段时间,相关部门围绕平台经济密集出台系列配套政策。2月7日,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制定发布《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》,释放互联网平台不是反垄断法外之地的信号。3月15日,市场监管总局制定出台《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》,提出严禁平台强制“二选一”等举措。还针对虚构交易、误导性展示评价、虚构流量数据等新型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了明确规制。

  在行动层面,近期相关执法机构也密集亮剑。3月16日消息,市场监管总局近日对提升直播带货平台产品质量开展行政指导。3月12日,市场监管总局发布消息称,依法对互联网领域十起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,涉及腾讯、百度等在内的10家公司分别被处以50万元的顶格罚单。

  3月3日,市场监管总局对橙心优选、多多买菜、美团优选、十荟团、食享会等五家社区团购企业不正当价格行为作出行政处罚,共计650万元。

  业内普遍认为,当前平台经济已迎来强监管时代。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研究所所长张钦昱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,今年以来中央各部门密集部署规范平台经济行为,积极回应消费者、经营者等多方需求,表明了政府规制平台经营者反竞争行为的决心。强化平台经济反垄断,对优化平台经济内部治理提出了更高要求。肃清平台经济中的不公平竞争行为,为广大中小企业营造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,对维护消费者权益具有积极作用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作为反垄断法律制度体系的重中之重,《反垄断法》也在加紧修订中。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明确表示,《反垄断法》是2021年重点立法工作对象之一。

  在专家看来,如何将平台经济的规制加入《反垄断法》的修法是今年的重中之重。“平台经济因为相关市场难以界定,支配地位的认定存在较多梗阻,更使得《反垄断法》在修订过程中如何规制平台经济,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。”张钦昱说。

  地方也在积极部署,例如广东提出,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,制定平台经济创新合规发展工作意见。

  在专家看来,下一步需要健全完善规则制度,提升监管能力和水平。刘向东表示,规范平台经济健康发展,首要是建章立制,制定具有引领性的规则制度,同时利用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手段,在平台经济健康发展方面发挥有效的监管,防患于未然。

  张钦昱表示,在平台经济监管中,要坚持包容审慎监管原则,理清市场与政府的界限,促进竞争与创新良性互动。一方面可以通过制定网络交易平台责任清单,压实平台责任,充分发挥平台经济内部自我约束机制。

  另一方面监管机关可以通过制定弹性平台经济反垄断条款、指导性规划等,对平台经营者加以引导、辅导、劝告、提醒、约谈。此外,提升电子商务经营者与用户消费者维护正当权益和平台秩序的意识,充分发挥消费者协会等社会组织规范平台经济的积极作用,实现政府监管、行业自律和社会监督相结合的综合监管体系。

 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、清华大学法学院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张晨颖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,“十四五”开局之年,构建公平市场竞争环境,完善重点领域施行反垄断法的具体规则,优化反垄断法律制度体系仍是重头戏。我国将加快推进《反垄断法》修订工作,加强重点领域的反垄断执法。平台企业本身也应当提高经营的合规意识,利用好平台特性、平台资源为科技创新提供支持。(记者 班娟娟 郭倩)

来源:新华网

   

0

验证码